[纪实]野种(17)

《野种》总目录链接

《野种》总目录链接

上一章 第16章 相马伯乐

上一章 第20章 朽木难雕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17章 三顾茅庐

龙氏独立成家后,除了老同胡琴过年偶尔来家里转转,从没有外人进过茅草屋洞。这天突然跑来一位自称是县里的大官,热情洋溢的问好和表示求才心意。龙氏也吓得徨徨不安,当即借口说:“家里太贫穷,根本没学费供他去体校学习。”

那官员当即保证,“我可以担保,给孩子申请助学金,免费学习。”

龙氏也死不同意,官员郁闷问她家这么贫困,有这么好机会,为何还不让孩子多学习进步?

她当然希望已经到读书年龄的野儿子能够去多读书进步了。可是她也知道在乡下读书还好,要是进了城市,长相非常吓人,言行非常古怪,又没有户籍的野子,会被抓进动物园当智能大猩猩讨好游人观赏的,野子的人生就真的禽兽不如了。

官员不知他们母子的悲惨身世,以为他们纯朴山民不相信遥远的城市人,便改变方式说:“你们对我不熟悉,我去请你们镇长来作证吧。”

送走那官员后,龙氏当夜便带野子逃入山林躲藏起来。那官员第二天果然又带他们的镇长同来,摆着招贤纳士的架势,非要三顾野子的茅屋洞不可。

这回不但带有镇长亲笔盖印的入学推荐函,还有领导探视贫民的礼品和扶贫金,却发现龙氏和野子人去洞空,不知去向了。

县官和镇长只好去找莲花村村长帮助,请求更熟悉山民生活的村长出面寻找龙氏母子,做通官民交流思想工作。

莲花村处于群山之中,穷山恶水之地,平时镇里的小公务员都极少到这山沟沟里宣传工作。如今镇长和县官两大人物同时亲临求请国家人才。村长大感荣光照耀莲花村,便热情响应,好酒好菜招待他们。

这位村长就是以前的生产大队长,前几年公社大队制度取消后,重组村委会,他转成村长,兼任村委书记。虽然还是全村威风凛凛的一把手,但快四十岁了还是没娶得媳妇,更有时间和热情配合上级工作了。

两位大领导向村长打听龙氏母子的过去履历,村长见领导特别重视野子,生怕领导知道以前自己带领全村人民审判和处决活埋野子,和驱隔欺压龙氏母子离村的非人道主义行为。村长便只说那是一对早死了男人的孤儿寡母,不喜欢和村民近居,但村民们都对母子俩很关心,非常熟悉他们家情况,肯定能帮领导找到他们的。然后一力夸赞龙氏母子如何坚强孤生,如何自力更生,绝口不谈野子的野种身世。

这让领导觉得贫苦的龙氏母子非常值得同情和救济,觉得穷山恶水中的莲花村充满友爱精神,值得关心和扶助,还有这个灵活机动的村长也值得提拔。

安抚下领导后,村长暗示村委的会计员多炒几个菜陪领导在家喝酒,他亲自调动十个熟悉莲花山地理的灵活村民,马上进山寻找龙氏和野子。

村民们知道龙氏没有亲友,也不愿意离开家乡,她是不可能躲藏到很远地方去的。她虽然靠山为生,却因被深林野人祸害过,是不敢再深入高原山林的,她一般只敢在近村的莲花山周边打柴采药摘野菜。所以,即便往日不相往来,但村民们要寻找龙氏母子还是很有容易就确定方位的。

众人进山呼喊寻找半天,才找到躲藏在一颗大树上惊慌失措的野人母子。自八年前“砸碗断交情”后,村民们第一次与他们母子亲切套近呼。

村长带头,让十个村民都极力问好龙氏母子一翻,还给野子递上糖果饼干讨好关系。不过大家早就表明绝交,这种情况下令双方都尴尬不已。

野子一直被村民欺负嘲笑长大,忽然得到讨好,彷徨的逃到大树顶杈上,对天空忽卟忽卟大喷鼻息,都不鸟树下的一众能人找他干嘛。

龙氏溜到树下提着柴刀,怒目相向,一女挑战这些莲花村最为强势的十人部队。谁问好她,她就骂谁一通,只恨自己没有十个碗,一一砸到他们头上,郁闷得那十个村民都闪一边去,不敢面对她的咒骂。

村长身负重任,不能退避,嬉皮笑脸的劝说:“妹子啊,过去的事,大家都有不好,咱不提了。如今家里有贵客拜访,你们不能跑山里来呆不回去啊,太没礼貌了。快回去吧,我出钱粮,帮你们招待贵客。”

“我们本来就是不懂礼貌的野人,就爱呆在山野中。”龙氏没好气的说,抓过一把树叶塞进嘴里,大嚼大说:“我们一辈子都不回去也没问题,我们也不要谁帮助半粒米。”

村长郁闷十分,暗想“你男人儿子都是野人,你当然一辈子不回去都没问题了。可我带不回你们,县官和镇长分分钟踢了我这个村长职位啊。”

村长以前曾纵容全村民围攻驱赶龙氏母子离村,如今又来求她和野种回村,也觉得十分没面子。可又觉得要是能讨好镇长和县官的需求,没准就此混出前途,进阶到镇政府去工作呢?那就娶媳妇容易多了。

村长年青时,是集体劳动的时代,他为了爱情姻缘追求龙氏,最想表现自己的过人能力,村中大小事,他都要求莲花村村民做到比别的村都优秀,反而因压迫村民劳作过度,让他失了民心,没了女人缘,光棍了大半辈子。而龙氏曾经是他最喜欢的女人,只是他以前都没能攻占龙氏的芳心,还被黄河抢了,又被野人毁了。如今为了工作事业,他又决力要攻下龙氏的孤魂野鬼城堡。

村长被她严紧防守,进攻不得,只好以退为进说:“大妹子啊,你还惦恨我们当年驱赶你吧。你恨我们可以,打骂我们也行,可是现在县里大官员和镇长都诚心诚意来你家做客,你可恨不得人家呀,不然那些大官的把你家封了。”

龙氏听他要挟的语气,反而越发轻松说:“随便封,我本来就无家可归了,反正全村都知道,我最不怕没有家了,到处有山洞树上随便住啊。”

村长知道这个女子比以前又厉害了百倍,不敢再正面对抗,转面采取迂回战术,扩大战圈,改为夸赞她儿子,又劝说道:“野子能得县体校领导欣赏,亲自上门挑去做国家人才去培养成高强技能运动员,那是我们全村难得的光荣大事,这在莲花村是何等荣耀呀,你们母子可要回去给咱全村全镇人长脸哟。”

龙氏不屑道:“八年前,村委大队公社都驱逐我们母子离村,不分一田一地用,不给一砖一瓦住。现在什么就变成我们全村的光荣大事情了?你们好意思全村为野子长脸哦。”

村长一下被命中要害,被她呛得跌入水中般要溺死了,拼命的抽喷着水筒烟,连连咳嗽。

下一章 第18章 莲花村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21章 重启斗志

他们母子又被村民到处嘲笑,那些村里小孩到处传唱各种乱七八糟的民谣:“鲤鱼跳龙门,飞黄腾达,野人跳龙门,灰头土脸……烂泥儿扶不上墙,野鸡身上拔不出金丝雀毛,野狗嘴里长不出象牙……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孩子只会打洞,野人的孩子只会啃草木……”

龙氏母子在当地更加没面子了,毕竟前一个月,他们母子荣耀全民,后一个月就自己跳入粪坑。那种强烈的反差,不需别人当面嘲笑,他们自己走路见人都觉得羞愧的埋头躲着走。连村长路上遇到他们母子,都要埋汰一句:“天作孽,犹可为,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

龙氏悲伤了几天,就迅速恢复斗志,她痛定思痛,觉得既然出身底贱的野子,能有幸的得到城里官员和体校的赏识过,就是说明野子也有属于自己的非凡运气和天赋,他一定还有更好的机会成功才是。而野子这次惨淡回家的最根本原因就是,他没有文化基础,那么他必须上学读书。

于是龙氏发狠决定,让原始山林的野种,也可以成为文武双全的现代社会能人。她一定要供养野子上学读书,代表武的体校之路走不通了,还可以走代表文的上学考大学的状元之路。

龙氏到莲花村中心小学申请给野子读书,村里十三个屯,都早就熟悉野子的不良出身和粗笨历史。莲花村小学负责招生的老师直接拒绝龙氏的请求,非常不愿意收录野子。

学校是在乎成绩和荣誉的地方,要是接受野子入学,对学校多方面的名誉都将受到严重的世俗挑战。因为他的智商明显就是拖全班成绩后腿的笨学生,而他的身高已经比当地所有大人都高大,长相也比同年龄的学生都苍老几倍,言行更是让县体校老师都崩溃了。更重要的是,他曾经是全民共同审判和驱逐的异类杂种,所有学生的家长都曾经与他的母亲为敌,如何认可他和自己的孩子共同求学呢?那简直就像认可一头猪和自己的宝贝孩子同堂上课。

龙氏又到镇里其他十几个村小学,屯小学申请,也都没有一所学校愿意让他入学。理由都是野子虽然才八岁,可是他看起来太威猛高大了,而且长相丑陋粗鄙,一看就让人惊慌,谁都担心他的野人基因突然发作,把所有幼小的同学打死吃掉。毕竟他的母亲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给他入学实在有辱文明校园声誉啊,学校也不敢向上面教育局注册这种人的学籍档案。

龙氏碰壁多了,终于也反省出一些问题,就是他们母子出身底贱,没有任何交际关系,个人的请求太过卑微,最好是有大人物推荐或担保,她开始放下骄傲的架子去求助别人了。

永利皇宫网址,她觉得野子能入体校,是有县官镇长村长这些地方大人物主导才行,她便想去请求村长帮开一张入学介绍信。

本来村长帮助镇长解决县官招收野子去体校的事成功,得到镇长很好的表扬,都快就要升入镇里当他最想当的镇妇女主任职务了。可是野子很快从县体校灰心丧气退回山村,令镇长对村长也大失所望,不但给他升职的承诺失效,连计划给莲花村的扶贫基金也没了影子。

虽然村长和莲花村都没损失什么,却让村长觉得莲花村失去了很多福利机会,对龙氏母子又冷漠了。

如今村长见到龙氏来求情,没好气的说:“上次我努力担保野子进体校,他却不争气,傻里傻气的滚回来,害我在全民中丢面子,再来给他推荐一次,我岂不村长都当不成了?”

龙氏见他一没利益就抱怨,也没好气道:“上次是你们求我的,这次算我求你们行不?”

“求我?哼?你这是求人吗?”村长望着态度傲然,两手空空的龙氏,语气十分鄙视的说,眼神却色眯眯的盯着她朴素无华穿着中的风姿绰约身材。

他喜欢这个女人多年,她却如何失魂落魄,都不愿向全村最高权力者的自己服从。如今她终于主动来求情,他终于有一种得机报复快感。

龙氏从来没有求人办事,不通交际门道,不知道求人办事要先送礼。不过就算她知道这种世俗规矩,她那么穷也没有优厚财物送礼。但见村长一付吸血鬼模样,有占她姿色便宜的意思,她就像野子悲伤气愤时,发出忽卟忽卟的大喷压抑鼻息,马上转身气昂昂的直奔镇政府而去。

她觉得当初镇长也万分诚恳的来求她让野子去县城体校,还亲自写入学推荐信,肯定比村长胸怀宽广许多,应该还能帮助野子推荐入乡村小学。

可是她到镇政府一打听,才发现原来的镇长已经调进县城去工作了,新任镇长是个中年妇女,只接见龙氏一面,表示亲民友爱形象,就把她推给别的干部应付。

其他干部也都不认识龙氏,见她无源无根无背景,岂不会给她帮助写推荐信解决野子上学的事,一个推一个的让她到别的部门乱转哭诉,最后她才发现自己被踢皮球了。

熬到傍晚,镇政府各部门下班关门,龙氏一无所获的郁闷走出镇政府,悲哀的蹲在镇政府门口的威武石头狮子下,垂泪到天黑才走路回家。

当龙氏暗然神伤回到家里,也见到野子孤零零的蹲在茅草屋洞前的大石头上等她,像一头孤寂千年的野猴子,她又发了狠的想再进县城去找原镇长和县官帮忙。

她还不知道原镇长能在三个月内完成从乡镇跳入县城的仕途飞跃,就是借力野子入体校的事,搭上那个相中野子的管理体校的县文教部官员关系,得他引荐进县城升官去了。

当初他们都相信以野子的罕见运动天赋,以后肯定夺冠无数,为他们两个伯乐取得重大的仕途荣誉,使得县官镇长村长无形中连手达成统一阵线,决力提前组成未来全国体育名将的伯乐团队。

而现在的新任女镇长原来是镇里的妇女主任,也是搭上原镇长的某种关系,才接任了镇长职位。本来镇长计划让莲花村村长到镇里接上妇女主任职位的,不幸野子让体校失望太快了,还没轮到村长升职就断阵线了。

再说这件事总得找个背锅的人,最下面的村长就不得不接受错误推荐国家庸才运动员的黑锅了。毕竟野子进城那个月吃了不少公家粮食啊,利用了不少体育器材啊,荒废不少教练的心血啊,那都是算浪费国家资源了。

下一章 第22章 暗怀鬼胎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